散装卫生巾背后的残酷人生

文丨深燃财经(shenrancaijing),作者丨莱安娜,编辑丨瑟曦

“贫穷是全方面的,教育、医疗这些大事落后于人谁都能想到,但你们想不到很多琐碎事也能让人的生活蒙尘。”

“散装卫生巾”热搜发酵两天后的深夜,宋可在社交平台写下这条微博,几分钟后又迅速删掉。

8月28日,有网友在微博曝出“100片散装卫生巾”包邮只要21.99元,#散装卫生巾#的话题迅速登上热搜,截至发稿,该话题已有近14亿阅读和23万讨论。

来源 / 微博

讳莫如深的卫生巾因为“散装”两个字引发讨论,主要是因为过低的价格和难以保障的安全问题,一句“我有难处”的用户评论让话题从主流品牌卫生巾是不是卖得贵了,变为“月经贫困”女孩以及她们的自我保护问题。

和关注这个话题的女性一样,宋可对“为什么这些廉价卫生巾有人买?”“她们不怕得病吗?”的键盘侠式发言嗤之以鼻,还特意和大学室友在微信群讨论了这个话题。她非常在意室友们的看法,“还好,我没听到过分的评论”,但她还是没敢告诉室友,其实她也“有难处”,以及她有多依赖散装卫生巾。

制图 / 深燃财经

除了讨论卫生巾作为消耗品有没有可能更便宜、质量有没有保障之外,还值得打开散装卫生巾热议的切口看看,网上还充斥着哪些低价散装品类,以及更广泛的群体还有哪些“不能说的秘密”。

散装卫生巾,谁在用?

和超市、便利店里卫生巾货架上小包装的日用卫生巾不同,散装卫生巾登上热搜是因为价格过低,质量难以想象。价格低到什么程度?100片散装卫生巾的网购包邮价是21.99元,这几乎是主流品牌20片左右的价格。折算下来,分别是两毛钱一片和一块多钱一片,相差五倍之多。

宋可说这就是普通女孩和“月经贫困”女孩的差别,遗憾的是绝大多数人对一块和两毛的差别其实没有认知。

在她刚进大学那一年,进到超市看到卫生用品的价格时,就算过一笔账:只算卫生巾这一项,每月使用42片左右,如果用某一线品牌的卫生巾,每月的“月经支出”是50元起,一年算下来是600元,如果换成22元100片的散装卫生巾,一年只用花110元左右,算下来可以节省490元左右。而她给自己定的每月生活费的标准是300元,也就是能省去一个半月的生活费。

“那时候,给自己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直到散装卫生巾的热搜一出。”宋可看到评论区一片问号,心态差点崩了。

为什么这些廉价卫生巾有人买?

为什么她们不用更好的卫生巾?

她们不怕得病吗?

建议大家还是买有牌子的卫生巾吧,这么便宜的三无产品也敢用?

宋可感叹,“只能说这些人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自己在电商渠道常买的散装卫生巾的商品评论区里,还有很多人询问:孕妇能用吗?产后排恶露能用吗?

当然,不担心外界讨论的“会不会得病”是假,因为她这么形容散装卫生巾:不像平时大家在超市里见到的是带完整包装的,一百片是装在一个统一的大袋子里,里面的卫生巾花色随机,而且质量不稳定,厚度偏薄,长度较短(比客服实际说的长度要短),甚至很多内包装有开裂的痕迹,她长期购买的那家店铺发的商品明显材质变粗糙了。

但是,相比之下,她更担心散装卫生巾如今引发的关注过多,会影响到低价卫生巾在电商渠道的销售问题,进而影响到她的省钱计划。

徐许在社交平台表达了同样的担忧。对于低收入甚至没有收入的人群和在贫困线边上挣扎的女性群体,比如边远地区农村女性、家境困难的中小学女学生,使用常见品牌卫生巾是一笔额外的经济负担,是否安全、健康不是她们在意的基本问题,多省出一些钱才是。

徐许就从小就被母亲告知,卫生巾是奢侈品,卫生纸才是日用品,而换纸不换卫生巾的使用方法,是她小时候所在县城几乎所有女性的常态。她本人也是这样,在自己没有支付能力之前,一度不好意思向父母专门要买卫生巾的钱。

直到去年,徐许回老家,西北一座小县城,本地商店里卖的卫生巾还都是杂牌子,单片价格低于两毛,比现在令网友惊愕的散装卫生巾的价格还低。

一位日化产品经销商称,散不散装不是重点,廉价卫生巾在下沉市场尤其是农村地区一直很有市场,只是近些年有从线下转移到线上的苗头。他认为线上电商覆盖的人群远大于过去,这对于选择不多的“月经贫困”女孩反而是好事。不止一位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曾在农村地区看到过把“ABC”(卫生巾品牌)印成“A8C”的仿冒品,以及和“七度空间”很像的“少女空间”卫生巾。

散装卫生巾,谁在卖?

周晓海最近非常委屈,他的身份是某散装卫生巾淘宝店铺的客服,最近他的工作时间明显变长了。

他告诉深燃财经,其中大部分工作是需要向买家回复固定话术:“我们家不是三无产品,有自己的牌子,有工厂生产许可证和监测报告”。

另一部分工作是维护商品详情页“问大家”里的新增的买家提问,比如“这种三无产品怎么放心用啊”“不怕得病吗”“这么便宜,棉质能好吗”。这里就是散装卫生巾热搜里“我有难处”回复起源的地方。

十天前,周晓海的工作还是一个没有太多客服需求的岗位。但现在从微博上涌来的“买家”提问太多了,不少人直接调侃道,“你们有难处吗”“真的有散装啊”。

他通过经验判断,这些问题都不是实际买家关心的问题,绝大多数都是凑热闹的。面对这些提问,周晓海的回复也显得少了几分耐心:“我们是正规公司,谢谢”或是“食品也有散装的,相信就买,怀疑就放弃”。

在和周晓海的沟通中,他并未亮出相关资质,但一直强调,“是正规公司”“也会给一些大牌代工”“确保质量就行”。

起初,在微博引发争议的散装卫生巾来自淘宝店铺“涵同学卫生巾批发生活馆(以下简称涵同学)”,这家显示为“5年老店”的店铺展示了卫生许可证,结果被许可证中的生产厂家“泉州市祥禾卫生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禾公司)”打脸,后者随后发微博称证件“属于盗用”,一名负责人表示,网传的散装卫生巾和该公司无任何关系,涵同学盗用了公司卫生许可证。

之后,事件再次反转,“涵同学”淘宝店铺中证件换成了“泉州市创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利公司)”。

“涵同学”店铺前后展示的两家公司祥禾公司和创利公司均位于福建泉州,也就是我国的“卫生巾之乡”,“七度空间”卫生巾、“安儿乐”纸尿裤所在的恒安集团就在泉州。

据南方周末报道,这两家店的创始人系兄弟,在给“涵同学”代工前,相关负责人把创利和祥禾的证件都给对方看过,卫生巾出厂后,实际由创利负责送检“涵同学”产品。而“涵同学”淘宝店铺一开始展示了祥禾的证件,属于“乌龙”事件。

如上述报道属实,也就是说,涵同学是找厂家拿的货,并非三无产品。深燃财经发现,“涵同学”店铺的商品描述中“散装”的关键词已经不见了踪影,透明大包装介绍图也换成了带有“涵同学”Logo的产品图。

涵同学商品介绍前后对比 来源 / 淘宝

廉价的散装卫生巾到底是不是三无产品?其实公众讨论的散装卫生巾包含两类,一类是无包装的、无生产信息、无质量合格证、无生产厂家的,另一类是外包装有产品信息的小品牌,也就是杂牌卫生巾。

至于两者的区别,即便是宋可这样的资深买家都搞不清楚,甚至此前没有特别在意过。买家和舆论关注的重点皆是极低的价格。

前述日化产品经销商告诉深燃财经,国内中部品牌卫生巾的毛利率在40%-50%之间,定位高端的产品能把毛利率做到70%。

他还注意到有些淘宝买家在评论区称部分散装卫生巾有破损,这些外包装没有商品信息的货,来源可能是商超退回的品牌卫生巾破损件;另外绝大部分货源来自代工贴牌,只要提供商标或营业执照,工厂就能接单,门槛极低。这两类货源为了尽可能地分摊包装成本和人工成本,通用的做法就是100片一包,这也会增大卫生风险。

疯狂的廉价散装品

“你以为农村女性只是觉得卫生巾贵吗?”有网友在豆瓣提问。

徐许就表示,散装食用油、散装白酒、散装酱油、散装洗衣粉甚至洗洁精……在她的老家,基本生活品中经常见到散装品的身影。价格远低于同类商品市场价,和散装卫生巾不同,这些无一例外都是实实在在的三无产品。

一般来说,散装食用油是不少餐饮经营者降低成本的选择,不过据拼多多商家魏君观察,自家店铺有一部分买家是买回家用作自家厨房用油。

魏君的店铺主售散装大豆油,并展示有电子版营业执照、食品生产许可证及检测报告,只是图片的像素非常低。但因为价格是品牌食用油的7折,一般单日能销售出70-100斤。金龙鱼5L装大豆油在电商渠道旗舰店的价格是39元,而魏君店内10斤装食用油的价格是58元。

只是,从商品评价来看,质量堪忧。部分买家表示“煮出来的菜都是黄色的”,“有奇怪的味道”。

散装酒、散装洗衣粉的价格就更加下沉了。

在拼多多一家自酿葡萄酒店铺内,2500ML葡萄酒的价格是18.81元,对比之下,长城葡萄酒在电商渠道最热销的一款酒,4500ML(750ML*6瓶)的价格是158元,散装酒的价格几乎是品牌酒的1/5。

在1688上,9斤装洗衣粉的价格是12.9元,而汰渍洗衣粉10斤装的价格是39.9元,散装洗衣粉的价格还不到后者的1/3。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几大电商平台还有临期散装奶粉出售,价格为5斤30元。尽管有的商家注明“大品牌拆罐”“养殖专用、禁止人用”,但这些商品被卖出后的真实流向不得而知。

据深燃财经了解,奶粉这类散装品是不能碰的。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国内的散装奶粉一般是从国外进口,再批分,然后再国内分装,在分装过程中的猫腻就非常多了,比如贴个杂牌出售。

舆论对“散装”的讨论并没有停止,不过受访者表示并没有因此决定马上改变购买习惯。宋可称,还是会继续使用散装卫生巾,即便接下来,还需要继续接受室友对她几个月签收一次不明大包裹的“质疑”。

宋可说自己只希望在同学们眼中当一个生活朴素的小镇学生,她向深燃财经特别强调是“一般生活朴素”,不是连正常的卫生巾都用不起的那种。“其实坦白讲出来,自己家庭条件有多差,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努力和言行,都可能因为这个背景被放大。”这是宋可不敢想的。

不过,经历过这次的事,宋可反而觉得自己有一丝幸运,借这个热搜知道了自己“不是一个人”,虽然买不起市面上的大众品牌,只能买低价的散装卫生巾,但其实还有很多没有网购条件、没有信息来源,连散装卫生巾都不知道去哪买的女生。

*题图来源于《权力的游戏》剧照。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宋可、徐许、周晓海、魏君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无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麦逗VR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麦逗VR - 专注于5G内容服务 » 散装卫生巾背后的残酷人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