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5万淘宝新掌柜,凭什么做到年销超百万?

文 | 时令

过去一年,淘宝上新增了15万年入超百万的创业者,被媒体称为“淘百万”。

新疆的玉器淘宝店主王菲

他们是华北平原偏远农村的年轻作坊主,退伍后回到县城开启人生逆战的退伍军人,大西南地区在小城市带孩子的85后宝妈,新疆偏远地州的90后大学毕业生。

淘百万创业者来自不同地域、身份类型繁多复杂,比较明显的统一特征即是,他们代表某个群体,逆风上行。他们是最有活力的小微企业,填补市场,创造就业,当县城里的创业者年营收一两千万,工人月薪也能上万时,人们对这个时代的创业打拼法则有了新的想象。

五环之外的命运

85后邓从昌的父母是77级大学生,他们从农村考到城市,对儿子的期待是,“你怎么着也要比我们更一步。”

重压之下,邓从昌高考失利,去了江西南昌一所普通大学。毕业后,他跑过山东很多城市,卖过数不清的楼盘,连续三年都是销售冠军,为了和客户搭讪,他曾经自创数十种开场白。

小城青年的天花板渐渐浮现,即便是在三四线城市打拼,仍然很难找到落脚归宿,于是带着积蓄回到家乡——江西南康。这座小城已不同往日,是小有名气的家具之都。

在北方的华北平原上,邢台农村的90后赵时雨也觉得,他的人生航道已经偏离主流。高考那年,因为成绩不好,他直接选择放弃,连考场也没有去,回到父亲的塑料作坊干苦力。

赵时雨所在的邢台河渠村

几吨重的纸箱,全要靠手扛,磨得到处是肉茧。父亲的作坊也曾风光过,最多时,用四五十个零时工,2008年金融危机后,却渐入颓势,只剩四名工人,其中还包括赵时雨,每月工资五百块。

新疆女孩王菲的选择却是出于主动,南京工业大学毕业后,她回到父母身边。她是巴州的汉族女孩,祖辈响应建设号召来到这里,父辈则白手起家办了玉雕厂。她身上扛着传承家族事业的使命。

山东退伍军人梁兴春的选择与王菲类似,他曾在部队当兵,练过狙击,打掉几万发子弹,前途一片大好,却退伍回家,帮父亲撑起摇摇欲坠的铁锅工厂。

山东滕州郊外的铁锅厂内景

在山东滕州市二十公里的郊外,那家铁锅作坊已经存在27年,近年却随着传统产业没落而凋敝,库存的铁锅堆到数米高,工人只剩两名。

在沉闷的世界,豁开一道口子

梁兴春终于完成一份长达17页的计划书,在一个清晨,兴致勃勃拿到父亲面前。父亲接过文件,直接甩到桌上,看都没看一眼,继续若无其事盯着电视。

梁兴春的想法是“把锅做小,拿到网上去卖”。父亲和工厂的老师傅都觉得很不靠谱,在他们意识里,铁锅最好要大,走线下渠道,搞批发,固守老路才能活。

父亲最终还是看了,但梁兴春已经“先斩后奏”,花几千块开起一个淘宝店。

在与山东遥望的电商大省浙江,三门县创业者叶文剑的淘宝起步也不容易,他选择的产品是无骨鸡爪,上线第一天只有5单,一个月过去,订单量仍然在二三十单上下徘徊。

生活在四川小城的宝妈康琴,也在经历艰难的创业起步。她有一门手艺,可以用羊毛毡编织出惟妙惟肖的小动物。本来满怀期待,却被现实敲了一棒头,手工原创的标签,不总是那么吸引人。

康琴

在一个大雾弥漫的清晨,放弃高考的青年赵时雨提着水果去了同学家里,向对方学习如何开店做淘宝。他最终选择的品类是农产品,卖当地的铁棍山药。憧憬很美好,顾客却不怎么买账。

邓从昌败得更惨。他一开始用淘宝卖南康的家具,销路其实很不错,开店就能卖,但高居的退货率成为致命短板,算下来,一个月赚不了多少钱,反而是要赔。

一种难以解释的偏执让他坚持下来。他整天趴在电脑前,研究怎么做运营。夜里,他把旺旺的声音开到最大,凌晨两三点,“叮咚”一声,迅速爬起来回信息,天南海北的散客下了一单,他激动地去当地工厂找货。

邓从昌

网店的量渐渐起来,以至于让传统工厂的“大货”订单都显得太小,退货率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邓从昌决定做一件疯狂的事情:自己建工厂,形成产品闭环,控制质量。手里的积蓄,父母的钱,加上贷款,砸了四百多万进去。

最困窘的时候,邓从昌的十几张银行卡里只有十几块钱。

坚持,及不只是坚持所能实现的

2018年底,邓从昌厂里积压着成堆的产品,身上负着巨债,但回忆至此他却认为,那是自己最乐观的时刻。

不久前,他推翻工厂原来的生产计划,把大件家具全部下线,集中生产一种小型的实木书桌。在邓从昌看来,这件小小的产品能解开他的所有难题:价格300-800元,这个区间的实木书桌有市场空白;其次方便运输,到货才组装,路上经摔打。

那段时间,邓从昌脑子里浮现的都是一个简单的词汇:卖爆。

梁兴春的转身正赶上国人消费习惯的变化,无涂料的天然铁锅对应精巧生活的追求,那一年的双11,这家麦田中央的铁锅厂内,订单提示音响了一整夜,烧坏一台打印机。

老手艺人们终于同意把铁锅做小,在锅耳上加了麻绳,做出更精美的包装,还可以根据平台反馈开发新的品类。2018年结束时,这家名叫“父子炊具”的铁锅厂已经通过电商卖出两千万,接下来一年,它的电商销量又翻了一倍,达到4000万。

同样在偏远农村探索电商之路的赵时雨,也摸到了幸运之门。他不再销售食品,而是直接将父亲作坊里的机器开动起来,做塑料包装袋。他找到父亲,“我有单子了,厂里机器还能用吗?”年逾五十的老工厂主狐疑地带领儿子走进陈旧的车间,指着一台落满灰尘的机器说,“你试试吧。”

赵时雨

这家名叫卓达塑业工厂店的淘宝店,每天能卖出七百公斤塑料包装袋,相当于一万多元销售收入。一段时间后,从平台客户反馈的需求看来,有一种诉求最为突出:个性化定制。这却跟工厂传统的销售模式矛盾,那些小饭店、小超市虽然需求稳定,单次的量并不大。

“做还是不做?”赵时雨算了一笔账,即便小客户订单做定制,仍然是有利润的,只是辛苦些。微妙的决定,成为打入传统塑业的互联网契子。这位90后年轻人的电商生意突飞猛进,他将一百多种卡通图案印在塑料包装袋上。

四川宝妈康琴也没有在原来的路上走下去,她找到一条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捷径。做的东西仍然是羊毛毡动物玩偶,但却是完全定制化的,某种意义上,它属于“殡葬”行业,因为她缝制的布偶,主要是顾客去世的宠物。

康琴的作品击中无数人的内心软肋,她的顾客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来自英国、加拿大、美国等海外地区。凭借这份手艺和创意,康琴从一位身陷焦虑的宝妈,成为家乡远近闻名的“淘百万”。

新疆女孩王菲则赶上了玉器上网热潮,在凋敝的玉雕工厂推行C2M定制模式,还时常穿着一身硬装出现在粗粝的采玉场,举起手机做直播。去年,她的新五德玉器淘宝店营收近700万,销售渠道几乎完全转到线上。

还是赢在了创意,邓从昌的小书桌也终于卖爆了。2018年双12,他一天就收到1800多份订单,整个12月,卖出的书桌超过6000套。而2019年结束时,他的营收已经接近2000万。

像往水里投出石子,激起宽阔的波浪

邓从昌能轻易描摹出用户画像:中青年女性,有孩子,生活在二三线城市,另一部分则是更年轻的年轻人。曾有买书桌的家长在淘宝上跟邓从昌打趣,说自己当年就是缺了一张好书桌,否则至少北大清华。

作为曾经贫困县的创业探路人,邓从昌身上刻画着小县城十年淘宝裂变的缩影,像往水里投出石子,激起宽阔的波浪。

到2020年,当地家具企业已经超过一万家,与此对应的是数千家淘宝店,创造了数万个与电商相关的工作机会,成为商务部“全国电子商务示范基地”。2019年4月,南康正式退出贫困县。

邓从昌和工人们

邓从昌的淘宝团队已经超过150人,生产家具的师傅,负责接电话的客服,思路活泛的运营,有大学生,有农民工。电商主管就是个山东小伙子,211大学毕业,曾在一线互联网工作,最终在异乡小城落脚。

梁兴春也把流失的铸造工人召回,他们曾在工厂做了二十多年,青春和汗水都留在这里,如今在“互联网铁锅厂”,老师傅月薪可达一万八。梁兴春蹚出的淘宝模式,还为滕州当地“生锈”的铁锅产业带来新可能,许多工厂通过线上零售维持生产,保住就业。

康琴也在做着成就他人的事情,她的淘宝团队已经有十余人,大都是有孩子要照顾的宝妈。她们每月要为六七百位客户定做羊毛毡玩偶,一年营收超百万,小城市的宝妈们也在其中找到自我,有人甚至月入过万,突破女性职业瓶颈。

在多雾的华北平原上,邢台河渠村郊外的乡村塑业作坊也起死回生,接纳新的返乡务工青年,机器操作员的收入可以超过八千,普通工人也在四千以上。

赵时雨和工人们

如今,附近地域的淘宝店预计已超过一千家,许多工厂在淘宝上探索出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避免破产凋敝的命运,数千产业工人仍然留在岗位上,支撑着一个个普通家庭的生计。

夜色暗下来,卓达塑业工厂的数十名工人陆续离去,一名五十来岁的女工仍在埋头为产品打包。她忽然朝赵时雨走过来,头些微低着,到跟前才抬起来,脸上带着难色,迟疑片刻才开口,因为平时关系亲近,她直接叫老板名字:“时雨啊,能不能预支点工资。”

赵时雨愣了一下,彼时春节刚过,年结的工资已经发过一次,心想对方肯定遇到难事,便问:“周姐要多少啊?”“一万五吧。”不等老板问,她又接着解释,女儿去年刚考上大学,快开学了,手头有点紧。“行。”当年放弃高考的赵时雨没再多问,当即掏出手机,将钱转到她支付宝上。讲完这个场景,他又若无其事感慨:“听说姑娘大学在安徽,学校挺不错的。”

无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麦逗VR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麦逗VR - 专注于5G内容服务 » 这15万淘宝新掌柜,凭什么做到年销超百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