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十年,充电桩运营后浪在哪里?

2020年3月4日充电桩产业迎来“新基建”东风后,掀起出新一轮投资热。随即,国家电网3月15日发布“寻找合伙人”共建共享充电桩。

外界看来一片热火朝天,内行反而是慎之又慎,从2009年开始充电桩风口吹了十年,充电桩运营经过了大浪淘沙般的洗礼,火热表象之下难题丛生。

充电桩风口高歌猛进,离目标依然遥远

从2009-2014年,充电桩行业发展滞后于新能源车的规模增长。如2014年新能源汽车增长率达到323.8%,充电桩却进入停滞期,观望者多于进入者,国网一度在充电桩市场占比超过8成。

2014年5月,国网宣布向非国有资本开放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市场,引入社会资本参与;11月,充电桩领域的首个专有政策《关于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奖励的通知》出台,首次明确界定了对充电桩建设的补贴原则。似乎在一夜间,充电桩生产方、建设方、运营方、使用方、监管方都开始被调动起来,充电桩领域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资本风口出现。

2015年-2017年迎来高速发展,年复合增长达到100%,据相关平台不完全统计,全国涉及充电桩相关概念的企业注册数量逐年攀升,在2016年达到顶点,约有450家。

2018年和2019年,随着新能源汽车从高速增长转入负增长,充电桩行业也进入了又一轮整合期。

至今为止,目前我国充电桩建设远不足政府规划提出的2020年建成500万个充电桩、车桩比1:1的水平,亟待跳跃式发展。截至2019年12月份,全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121.9万个。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吸引千亿资本涌进来的新能源充电行业背后,很多人却愁眉不展。

粗放式补贴,商家割据阵营后一地鸡毛

大浪潮还没退去,已经有裸游者被拍在沙滩上。我国充电桩的建成数量在世界堪称第一,但是隐藏在“大数据”之下的问题也很多。

在“提前布局,抢占市场”的狂热气氛下,许许多多的充电桩运营企业,其实都做出过莫名其妙的决策。

早期为了抢得充电桩补贴,各大小运营商跑马圈地,从商圈、交通枢纽、小区??等割据阵营。充电桩企业争先和车企以及地方政府合作,加速规模扩张。但与此同时,充电桩不兼容、支付方式难统一,用户要手持多个充电卡、下载多个APP的情况引发普遍吐槽。

虽然充电桩投入门票昂贵,但是几乎可用蒙眼狂奔来形容:没有可行性论证,也不对人流、车流和隐藏需求等进行量化测算,“重建设,轻运营”的病症普遍存在。怎会不留下一地鸡毛?

比如,2018年有记者报道,北京蟹岛路及周边停车场,不到500米的距离,安装了300多根充电桩。但它们有的枪头损坏,有的亮着“故障”黄灯,有的裸露电线,有的甚至被藤蔓缠绕……由于桩位利用率不到1%,成了远近闻名的“充电桩坟场”。

记者发现多数场站无人值守,安全管理、卫生管理问题显著,车辆充满电后继续占位,油车占充电位令需要充电的驾驶者干焦急。还有如司机在充电过程及结束后不爱惜充电设备与线枪不正确归位,导致充电桩无故急停,屏幕与枪快速损坏等,更是让场站运营商头疼。

“充电场站有专人值守是好,对充电场站安全、卫生、充电秩序都会有帮助,提升充电体验感受及设备维护都有好处。问题就在于其增加的成本如何分摊?因为本身场站的营收就不是很理想。”一位广州的运营商提出这样的问题。

新能源前浪“深圳”,“麻鱼”掀起后浪

“中国的电动汽车不一定是全球最好的。但中国城市作为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如果把整体解决作为一个产品来看,一定是最好的。中国的城市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整体方案,如果能够走出去,将引领全球促协同”。如果用全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数据中心副秘书长、同济大学副教授吴小员的上述观点来评判,作为中国新能源汽车推广的急先锋城市,深圳无疑走到全球前列。

2019年深圳市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为352944辆,占全国新能源汽车数量约10.5%,全国第一。2020年也计划将率先实现巡游出租车、网约车全面电动化。在这里孕育着充电桩运营的更多可能性。

充电站运营竞争激烈程度也是全国首位,不过没有竞争就没有创新。

“充电归根结底是为电动汽车服务,新能源汽车是历史的产物,充电站的发展也应该随着城市的发展而发展,人、车、桩、(充电)网其实应该可以是一体化的,我们可以通过好的运营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麻鱼充电负责人徐远运这样跟讲。

“城市发展中运力车车辆是核心,电动泥头车、电动卡车、电动清洁车、洒水车等,是‘用电大户’,我们主要是建设、运营重型充电站,专门服务他们。精准有效选址是基本功,建设运营能力一体化,充电站也不仅仅是为车充电,也能为人‘充电’。我们场站设有人员休息区、充电区、车辆停泊区、检修区,四区合一,重型车的停泊检修,是一项很重要的增值服务,这样才能提升客户信赖度,从而提升单桩的充电时长,盈利能力。”

记者了解到,麻鱼充电站在珠三角地区场站总面积已达到10万平方米,在专注重型充电站运营商中达到第一。全部安装了240KW直流快充桩,总充电功率达到10万KW,总功率名列前矛。更为关键的是选址布局,在电动泥头车行驶路线分布密度、精准度上,为全国首家。“我们团队是从网约车开始的,非常了解司机的行驶需求,从需求出发,把更多的精力、资金用在往前的‘车轮’上。”徐远运介绍道。

在在一番番后浪当中,涌现出类似麻鱼充电这样针对重型电动车辆的运营商,而且升级了运营方法和运营思路。

充电桩的风口依然强劲,期待更多的“后浪”,在全国各地能够翻涌而出,推动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健康、高效发展。

无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麦逗VR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麦逗VR - 专注于5G内容服务 » 风口十年,充电桩运营后浪在哪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