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装卫生巾”引发的微博大案

作者:何寒秀,零售老板内参独家专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昨天(8月28日),“散装卫生巾”话题意外在微博蹿红,快速占领热搜。截止当晚11点,微博上#散装卫生巾#话题阅读超过7.9亿,讨论超过13.9万。

事情起源一名网友无意在某电商平台,看到售卖散装卫生巾的网店,留言质疑:“这么便宜的三无产品也敢用?也敢乱买?”其后,两名显示“已买”的消费者在该问题下回答:“生活难”、“我有难处”。

微博名为“上网害人”的网友随即将散装卫生巾图片,及留言截图发到微博上,“我有难处”这样令人心酸的回复立刻引起网友热议,也引起不少女性的共鸣。

事实上,散装卫生巾网店并不稀奇。淘宝、拼多多、淘宝特价版等主流电商平台上都有不少相关店铺,甚至闲鱼上都有不少散装卫生巾的职业卖家。

所谓“散装卫生巾”,是与市面上较为常见包装精美的品牌卫生巾相对的概念。这些卫生巾没有外包装,码得整整齐齐,用透明塑料袋装着封口,以50、100甚至200条以上一袋的大包装批量售卖。各种常见长度和材质都可以选择。

消费者之所以购买这些散装卫生巾,大多出于价格考虑。这些没有最便宜,只有更便宜的整齐叠放的散装卫生巾,最低价格甚至可以低到只要一毛五分每条。

然而如此低价,也让不少消费者担心产品质量保障问题,质疑商家销售的是三无产品。事关女性健康,有网友从微博进入淘宝搜索“散装卫生巾”,发现确实有商家销售的散装卫生巾未标注生产日期以及生产厂家等标识。

但很快有网友翻出该商家“信息”,该商家注册公司为泉州市祥禾卫生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禾),于2004年8月成立,注册资金1000万元人民币。

该商家也在留言区评论:亲们,我们有自己的牌子,有工厂消毒证明,有工厂许可证,有检测报告。

然而下午16:20,祥禾官微公开声明,公司有自己的旗舰店,未给其他店铺任何授权,该商家产品并不属于该公司,其证件属于盗用。公司保留一切法律权益。

直至昨天下午17:57,事件再次发生变化。相关人士证实该店铺内销售的散装卫生巾并不属于祥禾,但其中的一款名为“美丽人生”的卫生巾确实得到了公司授权。店铺盗用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及资质信息挂在首页,混卖误导消费者店铺内的所有卫生巾都来自于祥禾。

经过双方沟通,该店铺已经紧急下架了盗用的营业执照信息,同时店铺内的散装卫生巾也做了下架处理。

原本事情到此结束,但也有人担心电商平台会因此对散装卫生巾,做全部下架处理,最终导致部分“有难处”的女性,再次陷入买不起卫生巾的尴尬。

不少网友现身说法,表示自己用的正是当地厂家生产的卫生巾,都是合格产品。还有网友在得知国产卫生巾的价格之后,大呼有没有国产卫生品牌推荐。

事实上,不只中国女性遭遇这种“难处”,在国外卫生巾问题还衍生出一个专业名词,即“月经贫困”(Period poverty),指的是女性因经济负担能力不足或受落后观念等,无法在经期内获得足够的卫生用品,从而无法有尊严地度过生理期。

根据 Always Confidence 的调查,近五分之一的美国女孩要么提前辍学,要么就是因为无法负担起经期产品而被迫旷课或辍学。也就是说,即便是在发达国家,依然有不少女性面临生理期带来的贫困。

另外一组调查数据则显示,全球有4000万女性正在经受月经贫困,在中低收入国家,有超过50%的女性选择自制经期卫生用品。

BBC也曾经推出过一款“月经开销计算器”,假设一位女性从12岁开始来月经,55岁时停止,那么她一生中需要花费1604.52英镑(约14702元人民币)购买卫生用品。

而根据5月28日两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我国仍有6亿人月入1000元。卫生巾支出也就成了难以承受之重。

卫生巾作为大部分女性日常的刚需易耗品,本身是很大的消费类目,只是因为消费人群限制,外界对此的关注并不如纸巾等产品多。

在细分市场,卫生巾品牌又有高中低端之分。而大部分中高端产品早就走上了品牌营销道路。产品也由此具备一定营销附加费用属性。尽管国内确有不少便宜且合格的卫生巾产品,但是很多本地厂家生产的产品,只在当地有一些市场。

这一次的散装卫生巾事件,或许也能国内合格的卫生巾生产厂家打开一条销路,是否也能给月经贫困的女性更多生理期的尊严呢?

无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麦逗VR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麦逗VR - 专注于5G内容服务 » “散装卫生巾”引发的微博大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