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火焰一面冰山 扛着补贴大旗扩张城池的花小猪被多地交管部门约谈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 家住南京的许婷,微信上收到了朋友发来的一个打车红包,她看到了这个陌生名字、陌生形象的网约车平台——花小猪打车。

不过,这份“福利”在当初并没能让这个新app出现在她的手机上。直到8月28日上午,当她看到南京市交管部门约谈花小猪的新闻后,好奇地下载安装,试用了起来。“我的天,太便宜了。”这是她呼出第一单后有的感慨。

身在青岛的张慧,是一位全职妈妈,她与许婷有着不一样接触花小猪的经历。

“花小猪最近挺火的,坐滴滴的时候,司机都会安利。”8月初的一天,张慧用滴滴出行呼叫了一个快车,上车后就看到副驾座椅上挂着一个广告,“上边写着花小猪打车,还有二维码”,司机师傅还时不时问她,“你用过花小猪了吗?”张慧这才明白,“原来花小猪这个打车软件,是滴滴家的,只不过它更低价。”

背靠滴滴,花小猪虽是一个新出行品牌,但从其红包社交裂变玩法,品牌营销导流等拓客路径看,它俨然成为了滴滴占领下沉市场,获得第二曲线增长的战略棋子。

正当花小猪“欢腾”地在上线城市跑起来时,监管也成为其绕不过的门槛。

监管来了!

“花小猪在好多城市都被禁止了。”张慧近来看到不少新闻,她所在的青岛市也频频出现在其中。

记者在青岛市交通运输局的官方微博中看到,其8月18日发文强调“花小猪平台涉嫌违规”,称花小猪未在青岛市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根据相规定将给予10000元以上30000元以下罚款。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少花小猪落地的城市对其平台上的车辆和司机予以严查。一位临沂的花小猪司机说到,“啥都查,人证、车证。”

据这位司机师傅透露,花小猪后来的注册门槛虽然严格要求“必须是滴滴网约车司机,才可以注册成为花小猪司机”,但有不少初期注册了的人,在网约车运输证与网约车驾驶证“双证”中非齐全状态。

许婷是看过电视新闻后才意识到,十几天前,在她收到花小猪打车红包前,南京市就查出不少花小猪车辆是“无证”运载的。

为此,南京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监督局认定“花小猪打车”平台涉嫌给无资质的车辆和人员派单,并在8月19日向花小猪的运营主体邮寄出了《限期接受调查通知书》,并向滴滴出行发出告知函,提醒他们要履行相应的企业主体责任。

据南京市交通综合执法部门称,要求上述运营主体和企业主体,在接到通知书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由法定代表人或者授权的工作人员前往南京市交通综合执法局接受调查, 并提交相关车辆、驾驶员注册信息以及期间内的派单、交易等相关营运数据材料,但截至8月27日,并未收到花小猪与滴滴相关回复。

与南京市发函约谈不同,深圳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直接认定花小猪不能与滴滴出行共用网约车资质,而花小猪未取得当地网约车经营许可证,直接责令其停止网约车业务,并在取得许可证前不得上线运营。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对于花小猪的运营主体及其运营资质问题,成为其在多个城市被查、被约谈甚至被叫停的关键问题。就合规问题,记者采访滴滴及花小猪方面,最终获得回应是,“作为滴滴旗下的一个新品牌,花小猪在滴滴拥有的运营资质下运营。”

资质存疑?

究竟滴滴能否与花小猪共用一个网约车资质?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指出,关键要看运营主体。

早在7月时,花小猪便因企业经营资质以及前期活动涉嫌违规宣传等问题,被天津市和山东省烟台市的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约谈,要求延缓其全国上线运营的计划。

彼时在天津市道路交通运输局发布的通知中显示,花小猪平台相关负责人被约谈期间承认,花小猪平台未与当地主管部门申报,尚未开展数据对接等工作。同时也讲到,花小猪平台确实由北京鸿易博公司投资,通过收购了辽宁途途网约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后,将App更名为“花小猪”。

记者自7月末调查采访花小猪期间,通过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启信宝中搜索获悉,花小猪的商标由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这家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尽管法人代表及股东叫赵意波,身份为滴滴副总裁。

据一位滴滴内部人士透露,花小猪的负责人其实是原滴滴副总裁、网约车区域总经理孙枢,孙枢直接向滴滴创始人程维汇报。不过,因花小猪未进行工商变更,所以资质存疑实属正常。

直到8月7日,记者看到,花小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宣布成立,并由滴滴出行100%控股的,注册资金为5000万。

对于滴滴与花小猪之间公司架构管理关系,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朱逸聪律师认为,这是现代公司控制体系中一个较为常见的手法。

“将母公司中的部分核心资源拆分出来,成立另外一家公司,创始人只要控制着这一核心资源,就等于掌控着整个公司主体。”朱逸聪举例,当年阿里巴巴将支付宝业务分拆出来,后成立了蚂蚁金服,但从近来蚂蚁集团上市进程中曝露的信息看到,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其实一直都在控制着蚂蚁集团。在他看来,滴滴的做法“异曲同工”。

记者此前采访时获悉,滴滴内部早于去年便拆分出团队来开发花小猪这一产品,如今这一品牌的负责人及运营、客服、品宣等各业务相关人士都来自于滴滴。

在赵占领看来,“花小猪确实为滴滴运营,资质就没问题。”不过,当下的情况来看,各地交管部门除了核查花小猪的网约车运营资质外,更多在加大对其平台上司机、车辆的监督管理。

增长不易

从8月中旬以来,不只是三线城市,花小猪将它的目标也落在了北京、广州、深圳、杭州、南京等在内的一二线城市。

尽管上述城市中有着滴滴出行、曹操专车、首汽约车甚至当地本土的移动出行等选择覆盖,但扛着“百亿补贴”大旗走来的花小猪,通过切中像许婷这样对价格敏感的用户,而获得增长。

8月26日上午,程维发出了一条朋友圈,以记录下滴滴全球日订单量在前一天的“七夕”中达到了5000万单,这距离他年初提出的“0188”策略中“日服务1亿人次”的三年目标又近了一大步。“出行数据增长反映了消费恢复和经济复苏”,程维如是写道。

很多人忽略了,这个数据增长背后,花小猪做出的贡献。

曾有接近滴滴内部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滴滴自今年以来更为迫切地寻找第二增长曲线。无疑,在共享出行这一领域中,除了既有业务的推进,滴滴还将希望寄托在了花小猪身上,试图借它打开下沉市场,带来增量。

在当年网约车市场角力战中胜出的滴滴,深谙快速攫取市场的方法就是补贴。花小猪新增的社交裂变等玩法,则是汲取了在下沉市场快速崛起的拼多多的成功经验,进而“短平快”式的开局入市、扩张城池。

不少司乘用户在采访中都觉得,“在它(花小猪)身上看到了滴滴当年的影子。”那滴滴的成长经历,之于为其打开下沉市场的花小猪而言,无疑是前车之鉴。

“我们希望在主管部门的帮助和指导下,持续努力,为用户提供安全、便捷、实惠的移动出行服务。”从花小猪的官方回应中看,其深知安全及合规化同样决定着它的命运,仿佛是悬在它头上的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不过,记者8月28日进一步采访获悉,在公布花小猪涉嫌违规运营的青岛、南京,甚至早已勒令花小猪停运的深圳等地,多名采访对象表示,依然可以正常登陆花小猪打车平台,并享受其提供的网约车出行服务……

无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麦逗VR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麦逗VR - 专注于5G内容服务 » 一面火焰一面冰山 扛着补贴大旗扩张城池的花小猪被多地交管部门约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