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根:食色性也,从谈性色变到为性买单

文/陈根

食色,性也。

9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西方文化逐渐渗透进中国,原本充斥“禁忌”“羞耻”等词汇的情趣行业,开始走近大众视野,并逐渐被正名。

1962年,Beate Uhse AG公司在西德弗伦斯堡开办了全球第一家成人用品店,31年后的1993年,北京出现了一家名为“亚当夏娃保健中心”的商店,这家仅有30平米的情趣用品店,开启了中国情趣用品商品化的历史进程。

随之,国内知名情趣用品制造商纷纷崭露头角,以辽阳百乐、温州爱侣、深圳积美和深圳夏天奇为代表,形成生产情趣用品的业内“四大家族”,市场份额在最高的时候曾占据全球的95%,但遗憾的是,他们没有形成自主品牌。因此,国内情趣用品市场始终在“低调”中前行。

2003年8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发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仿真式性辅助器具不作为医疗器具管理的通知》,国家对于中国的成人用品放松管理,不再定义为特殊商品,无需前置审批。

政策改变了行业生态。2012年,中国约有500个性用品工厂,超过20万家情趣用品商店。截至目前,中国的情趣用品市场总额已在千亿左右。

七夕前后,京东大数据研究院基于近三年的销售数据,发布的成人用品报告显示,人们对于“性”健康的需求明显增强:85-95后的女生在追求“生活质量”方面非常显著地高于其他年龄段;而男性在35岁之后对功能药品的需求显著提升;学历越高的人群,越在意伴侣的感受,也越懂得保护自己。此外,电商推动了更多人群对自我认知的觉醒,成人用品行业和消费者对电商越发依赖。

具体来说,从情趣用品搜索关键词的热度变化可见,受大环境影响,2020整体增长低于避孕类和功能类。飞机杯和震动棒分列男女成人用品第一名,其次是仿真娃娃、跳蛋;从访问量来看,情趣内衣、其他情趣用品、仿真娃娃是流量排前三的类目。从成交额看,情趣类商品继续保持成人品类第一名,倒模、飞机杯、震动棒最受欢迎,其中倒模同比增长最快,其次是润滑液、跳蛋,而一度火热的仿真/充气娃娃似乎略有“失宠”。

从增长上看,功能药品在今年以微弱优势跃居第一名,其中“牡蛎”的搜索量在2020年上半年上升130%

2020年特殊原因导致“宅经济”火爆,其中性需求也随之增长。数据可见,2020年1-6月计生类用品需求同比增长超过30%,相当于每位在京东平台购买相关用品的消费者购买了44只安全套、2盒事后避孕药。

尤其在2月份,安全套同比增长接近50%。京东大数据发现,从4月起,安全套和事后避孕药的异地订单数量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其中“紧急”避孕药物的同比在5月达到150%。

现如今的成人用品行业,早已不是人们传统印象中街头巷尾隐秘处的夫妻老婆店,购买更方便、不尴尬、保护隐私的电商解决了用户的痛点。而性行为和人类其他行为一样,都有来源,并不是凭空出现的,为了生育或者建立亲密关系,甚至其他更多原因。

我们从宇宙生命起源、远早于人类起源的时期开始,经历了一段漫长而蜿蜒的动物进化旅程,最终形成了现在的性行为、性态度、性道德观。和许多文化现象一样,性的意义已经超越了其发生的原因。

已经是时候承认,大多数人发生性行为是为了享受——即便是我们之中最虔诚的人也是如此。也许与性有关的真正奇怪的事情就是享受它

从谈性色变到为性买单,这将是未来发展的一大趋势,成人用品未来的市场潜力无疑是巨大的,也许未来,性的意义就在于享受性本身。

无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麦逗VR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麦逗VR - 专注于5G内容服务 » 陈根:食色性也,从谈性色变到为性买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