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季报晒转型 沃尔玛告别大卖场时代?

时代周报记者 陈婷

8月19日,沃尔玛中国媒体中心公布了沃尔玛本财年在华的第二季度财报。

在中国区,沃尔玛二季度实现10.4%的净销售增长,8.7%的可比销售增长,山姆会员店实现两位数可比销售增长。

中国区业绩相对亮眼的同时,沃尔玛也给出一张不错的全球业绩成绩单。

财报显示,沃尔玛第二季度营收同比增长了5.6%,达1377.4亿美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了79.4%,达64.76亿美元。

虽说业绩喜人,但沃尔玛在华关店消息不断。

8月17日,沃尔玛北京知春路店停业,该店营业面积1.8万平方米,开店已15年。

据媒体报道,关店原因可能是“门店到期,租金涨了太多,交不起了”。

据不完全统计,知春路店是沃尔玛今年在华关闭的第6家门店。在该店停业公告上,沃尔玛表示:“我们诚意邀请顾客通过京东等电商平台继续享受沃尔玛优质优价的商品和服务”。

事实上,自1996年进入中国以来,沃尔玛一直是“大卖场”的代表之一。但如今种种迹象表明,沃尔玛在华不再想保持原样。

转型有数据支撑,沃尔玛本财年在华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电商净销售增长达104%。

8月23日,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多年低调的数字化布局之后,全渠道初具雏形的沃尔玛在中国市场已经开始迈入了一个新的竞争阶段。

多业态并举

仅2020年,沃尔玛已在华关闭多家大卖场门店。

浙江嘉兴双溪路店、广州番禺店、广州黄石店、重庆九龙广场店、南京秦淮店、北京知春路店,相继传出闭店消息。

一时间,“大卖场不行了?”一类的疑问喧嚣尘上,沃尔玛并未就连续闭店一事对外做出任何回应。

8月22日,新零售专家鲍跃忠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外界对于沃尔玛将舍弃大卖场的概念不大准确,“从目前来看,沃尔玛如今的主体还是以大卖场为主。”

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大卖场业态从长期来看,竞争力会持续走弱。

8月21日,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长期来看,大卖场业态的盈利能力会处于下降状态。

“大卖场中,日常消费品的价格相对便宜、消费者购买频率高,但毛利率低,并不是商家的主要盈利品类,商家主要的盈利空间在一些如杯子、垃圾桶等高毛利产品,以往消费者有‘一站式购足’的需要,大卖场用低毛利率商品吸引消费者的同时,依靠高毛利率商品盈利,但如今消费者会进行网上比价,越来越少的会在大卖场购买高毛利率的商品。”

除此之外,大卖场高昂的租金也令许多零售商不堪重负。

“而且,如今消费的主力军80后、90后,甚至00后更喜欢少而精、有个性的精品卖场,不是大而全的大卖场。”8月23日,新零售专家张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此情况下,以大卖场为主体的零售商开始尝试新的零售形式。

虽说大卖场闭店不止,沃尔玛在华的新业态扩张并没有停止,但扩张主力从传统大卖场变成了山姆会员店。8月19日,沃尔玛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中国28家山姆门店覆盖21个城市,“预计到2022年底,山姆在中国将有40-45家开业及在建门店。”

资料显示,中国第一家山姆会员商店于1996年8月12日落户深圳,是沃尔玛旗下的高端会员制商店,具备着会员制商超统一的特点——超大停车场、大包装规格商品、精选SKU和会员制服务。

与此同时,社区店的小店业态也成为了沃尔玛开始加码尝试的重点。据沃尔玛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已在深圳、广州、东莞共开设8家沃尔玛社区店。

据悉,社区小店的选址策略更贴近社区、且力求交通便利,以500米范围内覆盖3—4万人口为宜。

除了社区小店外,沃尔玛还将加码云仓业务。据沃尔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云仓开设在沃尔玛门店未能覆盖的区域,由门店直接向云仓进行供货补货和仓内管理,由达达为云仓的消费者提供1小时送达服务。

据悉,在京东到家平台上,云仓以沃尔玛线上店铺的形式面向顾客。

在今后多业态并举模式的发展上,沃尔玛已有了相对清晰的规划。

2019年11月,在沃尔玛中国发展商大会上,沃尔玛中国地产发展高级副总裁顾建章曾公开宣布,未来5—7年计划在中国新开设500个门店,涉及包括云仓、沃尔玛购物广场、山姆会员商店、沃尔玛社区店在内的多个业态。

在个别业内人士看来,沃尔玛尝试转型是大趋势下的势在必行,但依然需要考虑许多潜在问题。

赖阳认为,今后以生鲜为主的小面积社区店是零售商的主要方向。其表示,“小型的生鲜店铺要求不错的生鲜经营能力,如今包括沃尔玛在内的诸多零售商都在探索小店,在缺乏足够的生鲜运营的基础上,做好小店是具有一定难度的。”

全渠道布局多年

除了在布局上的多业态并举之外,沃尔玛也正在改变传统线下零售商的形象。

在国内,沃尔玛已试图整合实体门店与多个电商渠道,进行全渠道布局。

目前,微信小程序、APP和京东到家平台上,都可以搜到沃尔玛大卖场及山姆会员店的电商渠道。

部分成果也已经显现。沃尔玛表示,2019年5月,“沃尔玛到家”在全国上线;2020年8月,全国所有沃尔玛门店均已实现为周边3至5公里的消费者提供1小时“极速达”送货到家服务。

此外,沃尔玛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截至2019年10月,经过三年发展,沃尔玛全球购店铺服务访客已超过6000万人次,同时实现订单量及销售额连续三年高速增长,其中销售额2019年对比开店当年增长高达350%。刚刚过去的8.8购物节上,沃尔玛整体O2O销售额也获得同比两位数增长。

鲍跃忠表示,数字化方面,沃尔玛的确做了一些积极的尝试,但很难说长期的成败与否。

“我认为目前零售商都是根据自己的理解在尝试做数字化转型,目前尚没有一个可以借鉴的一个成熟的东西。”鲍跃忠直言。

虽说沃尔玛在国内电商渠道上的布局方才有些许效果显现,但时代周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仅仅在华而言,沃尔玛就数字化的布局上,早已低调探索多年。

“沃尔玛名声在外,但其实并不高调。” 8月22日,百联咨询创始人兼CEO庄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据庄帅自述,2006年至2008年间,其曾在沃尔玛中国任职,在他的印象中,沃尔玛很早便开始了数字化的尝试,也一直在试图根据国内的市场情况进行变化。

庄帅对沃尔玛于37年前发射商用卫星的举动印象深刻。1983年,沃尔玛花费2000万美元将私人商用卫星送上天,全球几千家门店的数据通过卫星汇集整理后,与采购和供应商共享,以提高供应链的效率。

“沃尔玛有一个特点,对于它自认为不擅长的事情,它会选择进行收购。”庄帅说道。

2015年7月,沃尔玛完成了对1号店的全资控股;2016年6月,沃尔玛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关系,沃尔玛入股5%战略投资京东集团,京东则宣布收购1号店;此外,沃尔玛还先后两次投资达达;2018年,沃尔玛开始与腾讯合作,推进线上线下的立体数字化。

不过,对于沃尔玛打通全渠道发展的战略规划,部分业内人士也有看法。

赖阳认为,就沃尔玛大卖场的到家服务而言,存在一个成本较高的问题,“沃尔玛一般自称的辐射半径是5公里,每送一单就需要专门有配送员跑一趟,相较于社区门店等业态,这意味着更高的成本,更不要说它的大卖场门店本身就意味着更高的租金成本、人力成本等。”

不过,无论从全球还是国内层面来看,沃尔玛都已经确认了自身的全渠道步伐。

2018年2月1日,沃尔玛将公司法定名称由“沃尔玛百货公司 (Wal-Mart Stores, Inc.)”变更为“沃尔玛公司(Walmart Inc.)”。

沃尔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年前的这一次更名表明了“沃尔玛越来越重视为顾客提供无缝连接的零售服务,以满足顾客多种购物方式,包括在门店、网上、移动设备上购物,或是以门店取货和接受送货上门的方式购物”。

5月8日,沃尔玛中国迎来首位女性CEO朱晓静。加入沃尔玛之前,朱晓静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从对外表述上,沃尔玛或许是看中了其在恒天然期间“渠道变革、拥抱数字化、持续创新等举措对品牌进行升级”所取得的成果。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从线下渠道竞争迈入全渠道竞争,沃尔玛是否能够在国内突围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

2019年9月7日,CGCC、CNCIC联合发布了2019年中国零售100强榜单。榜单显示,沃尔玛中国位列第十。

90年代进入中国时曾风光无限的外资零售巨头们,如今仅沃尔玛还在演绎着自己的故事。但在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面前,其竞争压力不容小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无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麦逗VR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麦逗VR - 专注于5G内容服务 » 二季报晒转型 沃尔玛告别大卖场时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