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车天才沦为阶下囚!谷歌一告到底,前技术高管因窃密破产、坐牢

雷刚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天才莱万,入狱坐牢18个月。

这就是自动驾驶领域知名商业机密偷窃案的最新结果。

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自动驾驶圈内公认的技术天才,谷歌自动驾驶的核心开创工程师之一,自动驾驶卡车流星Otto的创始人、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的狐朋狗友……

最终自食其果,在谷歌和Uber的技术窃密官司大战中,被追杀至最后,沦为阶下囚。

但他不用马上服刑——受益于美国糟糕的抗疫现状——莱万可以在新冠疫情消退后开始服刑。

在这场全球无人驾驶第一案过程中,Uber后来果断选择向谷歌认怂、赔钱,和解……但莱万多夫斯基,被追责到了最后。

75岁的旧金山地方法院法官William Alsup,见证过硅谷50年来的各种诉讼和纠纷。

但他强调:我见过的最大的商业秘密犯罪。

而且也解释,如果不能判刑到监禁层面,那么“每一个未来的杰出工程师都可以窃取商业机密” 。

说白了,以儆效尤。

莱万:我有肺炎,容易感染新冠

实际上,莱万被判罚的是27个月的监禁。

但身体方面的原因让他“逃过一劫”,被允许有9个月的监禁在家完成。

因为莱万说:他有肺炎,近年常发作,更易感染新冠,搞不好会死在监狱里。

于是被网开一面。

但他依然要赔付谷歌高达1.79亿美元的赔偿——差不多12亿人民币。

之前,莱万为此向谷歌道歉,申请破产以表明无力赔偿,但没有得到谷歌的谅解。

所以除了坐牢,莱万未来依然要继续还钱。

这样的结局,也确实令人唏嘘,毕竟一个天才工程师,本不该这样被写入历史。

硅谷天才工程师莱万

Anthony Levandowski,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生于1980年。

法裔美国工程师,父亲是法国外交官,母亲是美国商人。

十多岁时居家定居加州,让莱万在硅谷的氛围中长大。

1998年大学进入UC伯克利,本科学工业工程,硕士方向是运筹学,业余搞IT和网站赚外快。

2003年,莱万和他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工程师同事,参赛 DARPA自动驾驶挑战赛,当时改装的是一辆自动驾驶摩托车,是当时唯一的二轮装备。

莱万的天才也被迅速发现。也是在DARPA的比赛中,他与后来的谷歌自动驾驶开创者塞巴斯蒂安·特龙认识。

2009年,塞巴斯蒂安·特龙开创谷歌无人车项目,莱万正是创始团队一员,并且是核心负责技术的工程师,直到2016年前一直是技术团队的领导。

2016年,莱万离职谷歌,创办自己的自动驾驶卡车公司Otto,同年8月,该公司以6.8亿美元被Uber天价收购,轰动业界。

但后来,一封不小心的邮件,从此让他万劫不复。

在一封激光雷达合作邮件中,谷歌发现有其他之前在Waymo、后来转投Otto和Uber的员工下载了与谷歌激光雷达技术有关的其他高度机密信息,其中包括了供应商列表、制造细节和高度技术相关的工作陈述等内容。

这个人就是莱万。

自动驾驶商业大盗

他在离职前,下载了1.4万个高度机密的Waymo文件,包括Waymo专有的电路板设计方案,并且用这些窃取的文件开发Uber的自动驾驶。

一怒之下,2017年2月,Waymo正式将莱万多夫斯基和Uber告上法庭,并且诉讼重点落在激光雷达技术的专利问题上。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一告竟然成了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泥潭2017的关键一击。

当时Uber公司深陷内部性丑闻,作为创始人及CEO的卡兰尼克被内外诟病,但正是Waymo的专利诉讼案,让Uber董事会发现了卡兰尼克更大的秘密。

Uber大股东Benchmark发现,Uber天价收购Otto,极可能是一场卡兰尼克自编自导的“好戏”,而且卡兰尼克涉嫌故意隐瞒诸多已知信息,最后导致Uber与Waymo发生诉讼纠纷。

到底怎么一回事?Benchmark在状告卡兰尼克的文件里说得非常清楚。

据Benchmark诉状披露,Uber和莱万早在2015年5月20日,就开始讨论某些技术问题。2015年10月-12月11日期间,莱万和Uber的代表已会见过五次。

另外,在一次一对一的会面后,卡兰尼克亲自建议:莱万应该创建一个公司,然后Uber来收购。

而且早在2016年1月,卡兰尼克就预计到可能会和Waymo打官司。

更为关键的是,作为收购Otto尽职调查的一部分,Uber曾委托法务顾问Stroz Friedberg准备一份关于Otto或莱万是否拥有属于Waymo的任何文件或信息的报告。Stroz访谈了Otto团队的五个人,并对他们的电脑和其他设备进行广泛的审查。

Waymo认为,这次调查足以让Uber知道莱万是否持有Waymo的资料。但值得注意的是,被调查人莱万曾经试图阻止在诉讼中使用Stroz的报告。

并且在2016年6月——收购案官宣前,卡兰尼克已经得知Stroz报告的内容,但他单方面决定不向董事会披露调查结果,因为他担心这会影响他对董事会的控制。

更加不利的消息是,最近的公开信息表明,最早在2016年3月11日,莱万多夫斯基就已经汇报给卡兰尼克、Nina Qi、Cameron Poetzscher、Lior Ron,他拥有的五张光盘中包含谷歌的信息。

但这些信息,卡兰尼克都选择了“留中不发”。

一切的一切,都为Waymo状告Uber埋下了导火索,并且给了莱万和卡兰尼克关键一击。

虽然在Waymo起诉Uber的几个月里,Uber方面还拒绝停止莱万的工作。但2017年5月26日,莱万多夫斯基最终还是被Uber解雇——当然,核心原因是卡兰尼克自身难保。

解雇莱万18天后,卡兰尼克的Uber CEO之路也走到了尽头,2017年6月13日,卡兰尼克也在董事会的压力下,公开宣布辞去Uber的CEO职位。

结局:Uber和解求生

卡兰尼克走后,Uber新CEO上任,完全代表董事会和股东利益。

为了IPO上市,果断选择了和解。

代价是Uber拿出0.34%的股份送给谷歌,大概的价值区间是:1.53亿美元~2.45亿美元。

而莱万,首先被Uber宣布开除解雇,其次还要继续面临谷歌的诉讼,被要求赔偿1.79亿美元。

目前,莱万申请了破产,但这些赔偿依然继续。

他还有一家关联的自动驾驶公司Pronto,主打货运,更早之前,这家公司也有过投中国人所好的kache.ai的名字。

不过,随着懂王一系列的操作,太平洋两岸关系变幻莫测,又因为莱万面临的赔偿和监禁。

或许也不会有中国土豪会对他施以援手了。

莱万多夫斯基,自动驾驶圈内公认的技术天才,谷歌自动驾驶的核心开创工程师之一,自动驾驶卡车流星Otto的创始人,竟是这样的结局。

令人唏嘘。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签约账号【量子位】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每天5分钟,抓住行业发展机遇

如何关注、学习、用好人工智能?

每个工作日,量子位AI内参精选全球科技和研究最新动态,汇总新技术、新产品和新应用,梳理当日最热行业趋势和政策,搜索有价值的论文、教程、研究等。

加入AI社群,与优秀的人交流

量子位 QbitAI · 头条号签约作者

վ’ᴗ’ ի 追踪AI技术和产品新动态

喜欢就点「在看」吧 !

无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麦逗VR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麦逗VR - 专注于5G内容服务 » 无人车天才沦为阶下囚!谷歌一告到底,前技术高管因窃密破产、坐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