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巨头携团餐侧面狙击,顺丰要做外卖鲇鱼吗?

顺丰下场到家,外卖战局响枪。

近期,顺丰同城上线“丰食”外卖平台一事引发业界关注。

市场对于新玩家多有好奇,但对于顺丰来说,试运行的小程序还没有做好全面铺开的准备就被推向了台前。

顺丰同城方面称,“丰食”目前上线不久,初衷是在疫情期间解决自己企业内部员工的用餐问题,目前仅在顺丰内部推行。但事实上,普通用户也可以在未遇到BUG的前提下,进行下单。

尽管产品还未成熟,“丰食”小程序的主页面上,依旧能够看出未来“丰食”可能主打团餐,面对“杀红眼”的外卖巨头美团和饿了么,顺丰的“团餐”战略看起来更像是侧面进攻。对此,互联网分析师表示,顺丰的先天优势和基础比其他企业强很多,如果团餐市场能够做成功的话,顺丰也可能切入个人餐食配送。

回应称仅内部推行,记者实测普通用户可下单

新京报记者搜索“丰食”微信小程序发现,目前,“丰食”的外卖点单服务已开通,堂食点餐服务还未上线,小程序的主页面也显示着企业团餐的宣传文案和企业订餐的入口。

这意味着,顺丰正在试水切入外卖市场且主打团餐。但在随后采访中,顺丰同城公司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丰食”目前上线不久,初衷是在疫情期间解决自己企业内部员工的用餐问题,目前仅在顺丰内部推行。但新京报记者测试发现,目前,普通用户也可以在“丰食”下单。

至于目前在微信小程序上线,顺丰同城方面表示,是基于顺丰体系内许多兄弟公司都是独立管理,不共用内部系统,因此使用微信小程序这种公开的工具更方便。

目前,顺丰内部人士透露,“丰食”为顺丰同城公司旗下十人小团队,顺丰同城公司的主营业务依旧是顺丰同城急送,另一个业务是为商户提供SaaS的“顺丰同城一站”,顺丰同城一站孵化出了“丰食”,本意没有在近期推广。

但顺丰切入外卖并不是“无迹可寻”,顺丰同城公司于2019年3月1日开始独立运营,并于2019年10月24日正式发布“顺丰同城急送”品牌,发力即时物流。

事实上,顺丰布局同城业务已久。截至顺丰同城急送品牌发布,顺丰同城业务已拥有超过100万个订单、30万以上的骑士,且已布局上海、广州、深圳等200个以上的城市。

官方资料显示,顺丰同城急送涵盖餐食茶饮、商超便利、医药用品、服装汽配等场景,提供商业配送、日常取送件以及帮买帮办服务的全套本地化生活服务。但其在进行日常取送件的同时,也拿下了麦当劳、必胜客、瑞幸咖啡、喜茶等商户的(部分)外卖订单。

顺丰同城CEO孙海金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生活服务)平台卖的大多是标准化产品,比如说点外卖的时候,用户希望点一份外卖再加一份(另一品牌)奶茶、水果等,这就需要多次下楼,但是顺丰同城急送的业务可以把多品牌叠加,进行反向延伸。

相比美团等外卖平台又或是闪送、达达等跑腿业务,顺丰同城急送的正式推出并不占有“先机”,孙海金也直言,顺丰同城的差异化打法在于,“其他平台做的是简单、标准化的连接,而我们可以在线下做N种连接,这个就是我们跟外卖等平台的差别”。

同城业务增长飞快,传统快递抢食即配蛋糕?

2014年至2015年,多个即时配送(同城)平台出现,以众包的模式切入三通一达等传统快递公司未完全覆盖的即时物流市场。

经历补贴大战市场洗牌后,当年存活下来的即时物流公司,一部分,如达达、点我达被京东、阿里收编,承接来自“大佬”的商流;另一部分,如闪送、UU跑腿等专注垂直做小平台。

曾经,即时物流被视为快递巨头主动忽视的细分市场,新京报记者在与三通一达内部人士的沟通中获悉,传统快递公司普遍认为,比起即时物流小蛋糕,顾好公司现有业务比较重要。但随着近年美团、饿了么等“到家”战役的不断打响,以及顺丰本身同城业务的不断壮大,作为传统快递公司的顺丰也试图下场,打响“到家”这一枪。

顺丰同城去年宣布独立运营,孙海金曾表示,独立意味着第一是要有合法独立的法人,第二是品牌建立好了,第三是整个团队准备好了。顺丰财报显示,过去三年,顺丰同城急送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00%,2019年,顺丰同城急送业务营收达19.52亿,同比增长96.12%。

目前除顺丰外,其他传统快递企业还未有大动作。2017年圆通推出“计时达”;2018年3月,韵达也曾上线即时配送平台“云递配”,但都未激起过多浪花,行业内部人士称,一方面,盆满钵满的传统快递公司并未有精力重视长尾市场;另一方面,面对较为稳定的即时物流格局,突围较难。

尽管,如顺丰同城方面所称,打造“丰食”的初衷是在疫情期间解决自己企业内部员工的用餐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长期看来,传统快递已经切入了即时物流市场,甚至是再上游的生活服务市场。

外卖天下“二分”,顺丰入局要考虑亏损

随着互联网普及,外卖服务已走入普通人日常。4月28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3.98亿,占网民整体的44.0%;手机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3.97亿,占手机网民的44.2%。

如今,再也难看到,当年商铺从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上获得订单,再到达达等即时物流平台下单的情况。各生活服务平台早已自建物流,夯实自己的护城河。2015年4月,饿了么正式推出蜂鸟系统,同年8月开放物流平台;美团外卖也在2015年在全国铺开自营的美团专送,同年也上线了美团众包等。

在即时物流行业,超级流量入口依旧是解题王道。美团配送、蜂鸟即配、达达等都承接着来自美团、阿里、京东的超级流量。反观,美团、阿里、京东等一方面在持续打造自己的新零售版图,另一方面持续推出跑腿业务等,继续抢食着物流的蛋糕。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美团和饿了么在一二线城市的竞争更趋激烈,美团外卖份额达51.8%,饿了么为47.4%,两者之间的差距进一步缩小。作为外卖行业巨头,美团点评在上市之前依旧亏损,直至2019年开始扭亏为盈。美团点评发布2019年财报显示,总收入975亿元,同比增长49.5%;毛利总额323亿元,同比增长114.0%;经调整EBITDA及经调整溢利净额分别为73亿元及47亿元,2018年同期亏损85.17亿元。

作为老玩家依旧艰难爬坡,新晋玩家也很难突围。2017年年底,滴滴出行被曝出试水外卖业务,2018年3月,滴滴宣布将进入全国九大城市,与美团在长三角开始外卖商战,再现烧钱补贴。

在长达一年左右的开拓与摸索后,滴滴外卖面临“关停并转”。2019年2月,滴滴出行CEO程维宣布,滴滴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

实际上,作为试水的非主业,没有规模优势与渠道优势,在国内竞争激烈的外卖市场必然难以立足。对于顺丰入局外卖领域,资深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认为,顺丰积累了一定的餐饮配送经验,包括此前负责配送瑞幸咖啡。是在原有的业务上做了一个延伸,顺丰的先天优势和基础比其他企业强很多。

即便如此,在外卖行业,美团与饿了么已烧了好几百亿的资金,花了多年时间才做到今天的一个规模和市场,顺丰入局也需要承担相当(大)的亏损,才能做起业务。

目前看来,顺丰以团餐为切入口,是一个比较聪明的做法。选择有一定品牌知名度的商户,配送单价要比其他小餐饮单价高一些,品质更好,保证了可能会获取的利润。如果团餐市场能够做成功的话,顺丰也可能切入个人餐食配送。

快递专家赵小敏分析称,2020年,预计即配领域将会出现1-2家获准IPO的企业,该领域也有极大可能打响价格战,激烈程度将超出以往。赵小敏还指出,即配更多还是要继续夯实C端,同时向上进行系统解决方案的提升,精准配送。

新京报记者 程子姣 陈维城 编辑 孙勇 校对 危卓

无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麦逗VR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麦逗VR - 专注于5G内容服务 » 快递巨头携团餐侧面狙击,顺丰要做外卖鲇鱼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