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R 郭伟:在中国做 VR,我们知道标准答案是什么

“从手游到 VR 创业,我一直追求的是极致的体验感。”北京轻威科技有限公司(ZVR)联合创始人兼 CEO 郭伟表示,第一次接触 Oculus 的头盔机时,目光所及全是游戏,宛若置身另一个世界。这对他的冲击力很大,当时就觉得可以在 VR 领域做一些事情。

主攻四大 B 端市场

“以前做内容开发很难,因为开发的时候就要确定选哪一个硬件平台作为开发方向,究竟是 VRPLUS 还是索尼的 PSVR,亦或其他。而且开发出来的内容,想要适用于新的平台,还得重新做适配、打包,这是个很繁琐的过程。”郭伟告诉品途,由于市场上的 VR 产品越来越多,组合也趋向于无穷化,不可能用一个应用程序包覆盖所有的组合。针对这一痛点,ZVR 利用中间转换器做了一种转化,让内容开发无须再担心外围硬件的适配情况。

ZVR 的核心产品是:一个平台,两套解决方案。一个平台叫“临境空间”,是一个连接器,它可以连接当前市面上几乎所有的 VR 硬件设备,包括工业配电系统、头显、识别、手柄等,都可以将其翻译成通用界面,让用户选择。

在临境空间的基础上,为了解决空间中的多人定位问题,ZVR 又推出了两套解决方案:一个叫“悟空”,“悟空”是 Outside-IN 的空间定位的高速动捕相机,直接对标 OptiTrack, 能在很大范围内捕捉到空间里的多人工作,适用于高强度的交互;另一个叫“星空”,采用的是 Inside-Out 空间定位,可以在人员密度很大的情况下,让每个人做自己的事。郭伟介绍称,目前这两套解决方案面向的应用市场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文博艺术市场,另一个是用在 VR 主题乐园这种交互性比较强的场景中。

郭伟介绍称,目前 ZVR 主要聚焦 B 端应用市场,客户集中在四大领域。

一是展馆。“例如军事博物馆,今年‘八•一’会重新开馆。我们和甲方一起做了一个 VR 的数据展厅,主要介绍陆海空三军的一些新型武器和装备,让游客有升级体验。”郭伟说。

二是和地方政府合作有关 VR 小镇的项目。“具体来说就是政府批一块地,然后做一个 3P 模式进行投资,开发一些 VR 展馆、孵化器,然后带动当地的产业和就业。”

三是和一些影院合作,做影院改造。“现在的影院为了给观众营造一种更好的沉浸感,屏幕都是越做越大,可以让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剧情。但传统电影终究还是二维的,沉浸感有限。我们目前在和一些院线合作,把影院其中的一两个厅改造成 VR 影厅,加入 VR 座椅和 VR 头显,让观众可以直接在故事里行走,打造一种前所未有的观影体验。”

四是承接一些大型 VR 主题公园的建设,包含一些多人交互的场景。

微信图片_20170802211200

看好内容,但更看好稳健的市场

“ZVR 切入的,是一条更符合中国实情的赛道。”郭伟表示,不论是 VR 硬件还是 VR 内容,这两年在中国发展的都不是很好。中国的环境更适合做外设,中国企业的鼠标、键盘、外设控制器、显示器等外设产品做得都很好。“我们现在做的 VR 产品事实上也相当于一种外设,只不过我们是把人的动作、肢体语言用来对 VR 系统进行输入。”

郭伟告诉品途,虽然他认为在国内做 VR 的最大机会依旧是在内容方,但 ZVR 将坚守在基础设施领域,做硬件平台开发,不会涉足内容。

郭伟认为,做内容和做硬件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同,做内容靠的是创意,要求企业底气强大,手里存很多东西,不知道翻出来的会是哪一张牌,这张牌能不能用。能像魔兽世界这样花上亿美金级别去做的游戏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的游戏都是小成本制作,一款游戏大约需要几百上千万的资本。也许有一款能成为爆款,但至于下一款如何,要考验团队的制作能力,归根结底,这是一个文化创意行业。

“但做硬件不同,我们知道标准答案在哪儿。比如说 VR 的人机交互系统,终极目标就是在极短的延迟之内,让人在空间中的所有肢体动作实现与机器之间的信息传递。这是有着明确目标的一个方向,我们可以通过光学的方式,可以通过激光的方式,或者通过降低视觉等其他方式达到这样的目标。虽然每一家走的路都不一样,但一旦路通了,就能达到目标。一旦研发成功,我只需要将一份产品复制成很多份,通过不断扩大产能来降低成本。和做内容相比,这是一个相对稳健的市场。”郭伟如是说。

在谈及 ZVR 的核心竞争力时,郭伟称,“ZVR 的竞争力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我们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掌握光学动捕全部算法的公司之一,国内大概只有两三家有这种技术,我们就是其中之一。第二,我们拥有中国的制造优势,ZVR 的摄像机直接对标 OptiTrack,但是 OptiTrack 每台摄像机的价格在 2 万~4 万元,对比之下,我们的价格具有革命性优势。”

但与此同时,郭伟也意识到,ZVR 目前所处的赛道,面临的最大挑战也源自技术。“我们现在是在和国际上最优秀的技术公司在赛跑,在竞争。”

此外,郭伟还告诉品途,除了主推 VR 硬件市场,在运动市场和电影市场,ZVR 也在做相关的工作。在运动市场,体育训练可以借助 VR 技术,帮助教练对运动员进行客观的运动分析,降低受伤的概率。在电影市场中,则可以帮助制作方降低一些特殊动作场景的制作成本。

VR 离 C 端还很遥远

“当前 VR 硬件离 C 端还很远,市场爆发一定是先从 B 端开始。”郭伟表示,这与 VR 技术的发展现状紧密相关。

技术标准未统一。郭伟称,现在 VR 硬件越来越多,每家都有自己的标准,屏幕、操作系统、接口等都不一样,没有标准的开发平台,这就导致每个平台上的内容也不一样,限制了应用的产生。就如同早期的计算机和手机诞生之后,只有很少的几款游戏。而当 IOS 和安卓平台产生之后,成千上万的游戏和各种应用软件才开始源源不断的出现。

“标准成熟是一个行业进步的标志,虚拟现实还远未到达这个阶段。”郭伟表示,除了平台标准尚未确立,VR 硬件离 C 端遥远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因为技术不成熟导致的低性价比。

“C 端的 VR 设备,最基本的配置,需要有一台高配置计算机,还要有一体化的头显设备。一个 Oculus 头显要 5000 多块,能播 VR 内容的电脑至少一两万,再加上其他软件的费用,先期投入就要好几万人民币。关键问题还在于,目前大部分手机盒子和一体机能带来的体验并不理想。能保证体验质量的设备,价格又太昂贵,在这种情况下,VR 设备想进入 C 端是很难的。”

郭伟对品途表示,未来能推行 VR 设备进入 C 端的应该是像 Facebook、索尼一类的巨头公司,在基本的科技体验方面,国外产品是持绝对领先优势的,国内公司很难去竞争。

“像国际知名的 PSVR、Oculus、Steam 三大头显,不光解决了基础硬件问题,而且还做了很完善的生态。Oculus 有自己的 store,自己卖一些内容,全球各地有很多的开发者基于 Oculus 开发;Steam 天生就有巨大的游戏库支持;索尼 PS 之前就有 4 千万的用户,它的 VR 头显是和 PS 兼容的,所以,即便索尼的 VR 游戏转化率仅为 10%,也有 400 万用户。”

C 端最佳变现方式——游戏和电影

郭伟认为,目前就整个 VR 行业来说,还谈不上商业模式。因为技术标准尚未形成,杀手级应用也尚未出现,大家都还在摸索阶段。相较 B 端,消费者是更难满足的,因为消费者是需要花最少的钱得到最多的东西,但当前 VR 的成本还很高。

“我现在能看到 C 端最好的变现方式是游戏和电影,因为一种新科技出来,它最早被验证的市场往往是游戏市场和电影市场。”郭伟告诉品途,像是主题公园的一些娱乐项目,希望借助 VR 实现差异化的体验,就需要引进新奇的设备,给用户一个 20 分钟左右的全新视觉享受,从而实现营收的增值,这是基于内部巨大流量之上的利润增值,是比较稳定的变现模式。

再如影院,电影院是严重依靠用户流量的行业,只有出现大片,有相当数量的用户买票,电影院才能赚钱。但我国现行的电影发行制度下,电影院还要缴纳各种税收,院线的风险很高。为了吸引流量,让电影消费者可以在影厅多停留一些时间,影院需要引进一些新业态,做一些衍生品,这时,VR 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因为 VR 还处在行业早期,这些 C 端变现的模式都只是摸索,目前还没有任何的 VR 应用能成为刚需,带来很好的现金流。”郭伟说。

此外,谈及 VR 变现,郭伟的观点是“VR 变现不能借助 VR 本身,但是可以通过给别人创造价值来实现”。“比如说我们购买计算机,然后可以用它上网、玩游戏、办公等,很方便,这些都是计算机带来的价值。但是这种价值是靠计算机本身,或者是芯片产生的吗?计算机的价值和芯片肯定有关系,但不是直接关系,更大的价值是靠所有的应用程序,以及 accommodation 场景产生的。VR 也一样,它是一个载体,和 PC 同属技术,但我们如何使用这个技术很重要。”

对话郭伟

品途:为何会放弃手游市场?

郭伟:曾今做过手游开发,手游的利润非常高,我也赚到了第一桶金。但是随后的手游市场发生了一些变化,想的不是玩法,不是提供一个纯粹的游戏体验,而是如何让用户不断去付费,它离我之前对游戏的理解越来越远。

今天的手游市场其实留给创业公司的机会不多,巨头依靠资源优势和渠道优势,可以瞬间走到行业前面,普通的团队根本没有机会。你以前可能还可以和腾讯的渠道、百度的渠道做一个合作,但今天不一样,今天腾讯自己做游戏,像《王者荣耀》的制作公司天美就是腾讯下面的全资公司,腾讯会优先推荐他们自己的产品。

品途:假如还有重新选择创业的机会,您依然还是会进入 VR 领域吗?

郭伟:会的,因为 VR 将带来一次几年乃至十几年难遇的大变革。VR 的变革可能会和互联网的变革一样,它对人类整个社交方式,以及原来的人机交互方式进行了全新革新。它带来的革新可能都不是像功能机和智能机这么简单,而是像人类的传呼机和电话这样的区别。

品途:听说您现在每天还在坚持 coding?

郭伟:我们是一家以算法取胜的公司,领导这样一个公司,创始人必须要有前瞻性,需要知道某个技术能否实现,会不会是将来的趋势,甚至你要做出基本的原型,让团队在这个基础之上继续往上挖掘。我觉得这是整个科技型,特别是底层科技公司所必须具备的素质。那创始人靠什么东西获得别人的认可,或者靠什么东西对新的发展方向进行判断?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做产品。

品途:对 VR 领域小创企业有哪些建议?

郭伟:现在做 VR,有一些赛道是不建议小公司进来的,比如说头显,头盔。你可能会在早期卖一些设备,但是在将来这是一个极度考验资源整合的事,不是小公司的赛道。

不要做输出,“屏”的变革是大变革,大公司才玩得起。小公司可以做输入,例如手识别技术,做好之后,把它标准化,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致用。

另外,可以布局内容。今天的内容不赚钱,不代表明天不赚钱,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当全球的头显数量超过千万级别的时候,那会是一个大的起点,会有很多做内容的公司开始赚钱。

无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麦逗VR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麦逗VR - 专注于5G内容服务 » ZVR 郭伟:在中国做 VR,我们知道标准答案是什么

赞 (0)